首页 >> 梦幻香港 >> 香港资讯 >>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会见传媒的答问全文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会见传媒的答问全文

2020年02月25日 15:36 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公报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和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在政府总部会见传媒的答问全文

  以下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和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在政府总部会见传媒的答问全文:

  记者:有关湖北包机,参考今次去日本接载百多名港人都做得很「论尽」,现在在武汉都已经有四百多人,要多少架包机才可以接回他们?为何不考虑用高铁把他们带回来不是更「乾手净脚」?如何将他们集合在武汉一个地点?当地交通还不是很好很顺畅,如何集合到去机场?有关韩国方面,从韩国抵港的旅客或香港人都要做医学监察,是否亦需隔离?因为当地有些地方的确诊数字每日都上升得很厉害。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有关在湖北省的香港人,正如我之前所说,因为牵涉人数比较多,而且分散在37个城市,所以要将滞留的香港人送回香港,肯定要分批去做。另外,我们亦要逐一向他们确定返港意愿,因为很多香港人去那边都是探亲或旅游,有些可能选择留在那里都未定,有些人就心急想回港,所以我们要去确定这方面的情况。

  另一方面,在湖北省,包括武汉市,目前仍在疫情当中,当地政府亦全力做抗疫工作,所以很多安排都需要与当地政府协商,亦需要得到他们配合,以切实可行的方法去做,这亦是为何我们提过有各方面的困难。正如刚才所说,我们从一开始就要克服这些困难,尽一切努力把一些想回港的香港人带回来。在具体安排上,接着我们会与湖北省政府敲定行动细节,包括分批把第一批在武汉市的香港人接回来。他们在武汉市是分散在不同地点,如何集合他们往机场、上包机,而途中要减少交叉感染的机会?这些都是双方关注的,而我们亦需要确定行动细节。

  至于用哪种交通工具,用飞机抑或高铁,很取决于对内地政府来说哪种做法大家最能配合得到。目前我们的计划是透过包机,以分批的方法先接载在武汉市的香港居民,同时希望如在其他城市有些特别需要的组群,例如孕妇患病的、赶着回港做手术的,在可行的情况下尽早安排他们乘搭第一班机回港,这都要与湖北省政府商讨是否具体可行。有关孕妇方面,我们都要看看她们的情况,亦要谘询医疗等方面的意见,始终有很多风险要评估。目前来说,我们会尽快落实这些行动细节,敲定后再进行各方面的行动。

  记者:暂时计划用多少架包机?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我们必须先联络收到的求助个案,或者在我们公布后,有一些之前可能没有打电话来求助但人仍在湖北的,他们也可能会赶到武汉,我们要掌握具体人数和情况如何,再看看分批的包机数目是多少,目前来说,很难在现阶段就细节作详细交代,但这些都是我们在具体细节安排要敲定的事宜。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我谈谈关于韩国的安排。由明日开始,从韩国到港的人士,如果他从韩国回来,他要接受医学监察14日;如果他不单从韩国,而特别是从大邱和庆尚北道这两个地方回来,则需要在我们指定的检疫中心接受14天的强制检疫。这是从韩国回来的安排,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特别地方,因为这两个地方的疫情比较严峻,以及增加和确诊的数目是非常高。至于今晚,因为我们留意到有四班航班会抵港,所以今晚我们作特别安排,如果是从韩国来,我们会做医学监察;如果他们特别是从这两个地方来的话,除了医学监察外,港口卫生科人员会做医学评估。如果他有病征或发烧的话,会被送去医院。如果他没有其他问题的话,会继续医学监察。

  记者:如何分辨他是来自大邱或庆尚北道?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我们和入境处协作,所以入境处同事会帮忙了解他们从哪里来。

  记者:现时掌握武汉有多少港人确诊?去武汉接载港人的包机最快何时可以起飞以及会接载多少香港人回来?参考日本「钻石公主号」的经验,有一些本来检测为阴性的香港人回来后最后都确诊,有这次接载经验,如何避免类似情况发生?会否多做两重测试,确保他们真的是阴性和没有病征才把他们接回港?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有关包机何时可以起行,正如我刚才所说,相关行动细节的安排要与湖北省政府(包括武汉市)商讨和敲定,这事我们会尽快、争分夺秒去做。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未能确实哪日起行,大家都知道我们希望尽快做到。第二,目前我们掌握在当地的香港人确诊的资料,是我们较早前所说的,有三个家庭共十人确诊。刚刚我们亦收到通知,透过求助个案得悉一位香港人在当地确诊,他现时在家中隔离,健康情况正在好转,这是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

  保安局局长:我们从日本「钻石公主号」接送香港居民回来的经验中,的确涉及他们可能在回来香港后情况会(出现)变化,整个在接送(香港居民)乘坐我们的包机回来香港(的过程),其实我们有与卫生署的专家在风险管理方面作出详细和深入的分析。希望大家明白我们是说风险管理,我们会做不同的措施,把将会容许乘坐包机的乘客因为感染其他人或者在过程中受到感染的风险减到最低。如果我们决定接送香港居民由一个地方回来,这个风险必然存在,但是我们会研究清楚,从卫生角度将这个风险减到最低的方法研究出来,当然我们的工作小组在这方面会认真处理,所以我们在「钻石公主号」所得的不同经验是绝对有帮助的。

  记者:第一个问题是有关滞留港人,当局能否在这星期派出包机到当地接港人回港?因为他们已留在湖北很久。第二个问题是有关外游警示方面,现时政府因病毒在韩国出现社区传播而向韩国发出外游警示,这是否作为一个发出外游警示的指标?其他地方如日本、新加坡等如同样有社区传播的风险,或有一定人数的感染,政府是否都会向这些国家发出红色外游警示?能否表明有关标准?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有关安排包机分批接载滞留湖北省的香港人方面,我们现正跟湖北省政府和当地政府敲定行动的细节。这些工作完成后,我们就能启动第一批的包机。具体日子恐怕我们在今日未能提供,但我们一定会全速进行有关工作。事实上,今日驻武汉办事处已跟湖北省政府磋商行动的细节,所以,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必定会全速、尽快和加紧进行。但与此同时,我们都会继续跟进我们所收到的求助个案,或经其他团体或人士转介的个案,我们会特别针对一些有特别需要的人士,例如孕妇、长期病患者,或有紧急需要的人士,我们会跟他们联系,了解他们的需要和提供所需要的协助。另一方面,有关药物供应方面,我们在二月初已开始送递药物的安排。现时我们已发送九批的药物到接近180名的香港人手上,有关工作我们会继续进行,这些是整体上的安排。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我谈谈刚才的问题是关于外游警示的考虑。在香港控制疫情,一定要将社区感染或社区传播截断。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继续努力外,亦一直密切监察,除了内地,亦密切监察其他地方疫情的转变和爆发情况。在过去数日,我们留意到尤其是韩国,在确诊个案方面,不断有增加,较早前有763宗确诊个案,我们亦非常之担心。所以,我们对于出外的旅客方面,刚才保安局局长提过,向韩国发出了红色外游警示。其实在昨晚,我们已经对韩国、日本、意大利甚至新加坡,都有健康建议放上网页。这健康建议希望大家到这些地方,要尽量避免和一些有病或确诊人士接触。如果没有办法,真的接触了,回来后要一直监察自己的健康,以及戴14天口罩。我们一直留意他们的疫情变化,觉得需要有一个外游警示。

  除了外游警示针对出外的人外,对于回港的人士,我们亦非常之担心,担心他们令社区出现感染和传播,所以我刚才说的新和加强措施都是从这个大前提下做的。至于其他地方,我们每日都会监察疫情发展,虽然现在对于这些地方,我们有些健康建议,但亦不排除当他们的疫情有变化时,我们会作出果断的措施。

  记者:第一个问题,特区政府这次在回应韩国疫情的反应迅速,所采取的方法是不让非香港人从韩国入境香港,为何政府没有对所有外地的措施用同样的效率去回应?广东省比韩国多达数倍的确诊个案,为何政府没有采取同样的措施,在内地做一个全面的封关?另外,在健康卫生角度,第一,现时香港有没有足够的检疫设施让2 000多名滞留在湖北的香港人回港后使用?这方面的安排是怎样的?第二,「钻石公主号」的乘客在回港后亦出现确诊的情况,特别是政府未能掌握他们在湖北省的紧密接触者的资料,以及在医护的卫生物资都不足够的情况下,如何确保现时香港的医疗系统能够负荷?谢谢。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我会回答第二条,然后请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回答第一条。你的第二条问题正正就是我们现时安排滞留在湖北的港人回港的工作上所需要考虑的事情。在这事情上,和其他地方的人到湖北的情况并不相同,所牵涉的香港人人数很多,现时我们掌握有2 700多名香港人滞留在湖北,分散在37个城市,当中大部分是在农历新年时到当地探亲或旅游,所以,数量和分散点都是多的。所以,安排他们回港必定要分批去做。另外,安排亦牵涉一个优先次序,若他们有特别紧急需要的话,我们亦希望可以优先处理到。当然在他们回港时,在整个过程上我们需要防范交叉感染,也要把公共卫生风险减至最低,所以,第一,若他们有任何病征、身体不适或有发烧的情况,他们当然不能乘搭飞机回港,第二,在乘搭飞机的途中,我们亦会研究如何提供足够的保护装备以防止出现交叉感染。在回港后,他们如何到达检疫设施作隔离亦需要考虑。事实上,无论我们怎样做,风险仍然存在,所以我们才需要有检疫安排,我们亦会密切注视,若他们出现病征的话,则需要送院治理。

  所以,我们在整个行动上,分批次数和具体安排都必须充分考虑我刚才提及的各个方面,包括香港检疫设施的安排,以及一旦出现确诊的话,对医疗系统有何影响等,这些都需要全面评估和处理。但他们始终是香港居民,他们亦没有预料过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亦很渴望可以早日回港,我们一定会克服种种困难,以及评估各方面的风险,尽早把他们接回港,这亦是我们由第一天起开始做的部署和准备。直至今日,我们已到达另一个阶段,我们和当地政府商讨有关的细致行动安排,以致我们能够马上开展有关的工作。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香港控制疫情方面,当然不只是留意其他外国地方的爆发和转变,对于内地,尤其是早期,我们也是非常留意。卫生防护中心一直也有很细致地做风险评估。特区政府早在一月下旬已经旨在减低香港和内地的人流而关闭几个口岸,而在二月再进一步关至剩下三个口岸。入境处的数字也显示人流大大减低。除了减低外,我们也有果断的措施,包括修例进行14天强制检疫,这亦是把所有人在过去14日由内地返港的人士,无论是由外地、内地或香港人也需要进行强制检疫,我们会发出检疫令。因此,这些措施也是配合整体对减低两地人流和减低在社区传播的风险,在这两方面也做了工作。至于今次我们看到,韩国在过去几天病毒传播很快亦很严峻,确诊个案不断上升,而且数字是高的。在短的时间内有高的数字,故此我们特别小心,亦作了果断的措施。除了刚才所说,由明天开始会对由韩国回港的人士进行14天的医学监察外,尤其是该两个城市的爆发和确诊数字特别高,我们亦要向这些人士发出检疫令,到我们的检疫中心作14天的检疫。至于今晚的四班航机,也需要由入境处的同事查询,知道他们由韩国哪个地方回港后,我们也会作出不同的措施。

  记者:其实中国的数字明显高很多,今次分别为何那么大,为什么对于韩国抵港人士,也安排他们入住政府设施检疫14日,看到措施分别很大,其实当时中国的疫情发展也相当迅速,不会比韩国的情况慢,为什么会有这情况?还有,你未回答究竟他们回来后入住的检疫措施是否足够?现在有什么安排?其实公众都想知道部署究竟是怎样,因为这批人士非常之高风险。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由韩国到过该两个地方的人士返港后会入住指定的检疫中心。我们一直有监察疫情和确诊数字,我们会继续监察,当然不排除有其他韩国城市的确诊数字会有上升。

  目前我们的检疫设施,除了之前四个地方,加上骏洋邨,单位数目有所增加,所以现阶段,我们觉得如果把比较高风险的人士安排入住指定检疫中心进行14天检疫,这是合适的。

  至于以前,任何事都基于风险评估。较早前,在内地有疫情爆发的情况下,早期主要的爆发在武汉和湖北。除了我们不断扩大监察范围,即是说如果这些人士来到香港,并发现有不适,医管局会立即对他们做隔离。除此以外,在很早的时间已实施湖北省居民或者过去14日到过湖北省的人是不能入境,这都是非常果断的措施,亦是基于当时评估过武汉市和整个湖北省的爆发情况。

分享: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实用信息